• 您現在的位置是: 首頁 > 媒體山藝 > 網絡報道 > 正文

    【學習強國】周愛華:民族歌劇《沂蒙山》老題材翻作新篇章

    2020-08-19  編輯:秦彥彥

    2019年8月,民族歌劇《沂蒙山》獲得全國第十五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優秀作品獎。該劇自2018年12月登上舞臺,演出所到之處,觀眾被作品新穎獨特的藝術性所吸引,他們深深地感動,久久地沉浸其中。該劇既不宏大敘事,也不政治說教,卻讓觀眾在感動中思考關于愛國主義、英雄主義、革命樂觀主義等基本概念的具體內涵,反思幸福生活的來之不易,從中汲取奮發圖強、積極向上的信心和力量。

    一、傳誦已久的老題材

    沂蒙精神是中華民族優秀精神的重要體現,歷經時代的淬煉,譜寫了可歌可泣的歷史篇章,成為文學藝術作品豐富的創作資源。一曲《沂蒙山小調》成為山東最具特色的民歌,傳唱度極高,帶著質樸的山東情懷,深入人心。反映沂蒙精神的作品很多,既包括戰爭時期軍愛民、民擁軍的軍民魚水情,也包括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紅色基因傳承。就表現戰爭時期沂蒙女性形象的藝術作品來看,它們大多聚焦于擁軍支前的女性,譜寫革命戰爭時期沂蒙山人民自我犧牲、軍民團結的感人故事。

     

    39E10

    民族歌劇《沂蒙山》

    (一)用母親的乳汁救傷員?!都t嫂》是作家劉知俠根據沂蒙山聾啞婦女明德英用乳汁救傷員的真人真事創作的短篇小說,后來被改編為京劇,1976年由八一電影制片廠拍成電影《紅云崗》,產生了廣泛影響。此后,這一情節不斷地在各類文藝作品中出現。1975年的現代芭蕾舞劇《沂蒙頌》,1997年廣西電影制片廠的《紅嫂》,都是據此改編。電視劇《紅日》中也有啞女紅姑用乳汁救傷員的情節。

    (二)用女人的肩膀搭人橋。在戰爭的危急時刻,沂蒙山女人用瘦弱的肩膀扛起門板,搭起一座座人橋,為過河的戰士爭取作戰時間。民族歌舞劇《沂蒙兒女》圍繞保衛“大眾日報”展開敘事,主人公齊大鳳的丈夫為保衛“大眾日報”犧牲,她自己帶領識字班姐妹站在水中,在沂河上搭起一座人橋。最終,她和腹中未出世的孩子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電影《沂蒙六姐妹》中也濃墨重彩地表現了女人用肩膀搭人橋的感人場面,重現了那場戰火紛飛的戰爭和沂蒙山人民做出的巨大犧牲。

    (三)攤煎餅,做軍鞋,送軍糧,撫養革命后代?!耙豢诩Z,做軍糧;一尺布,縫軍裝;一件棉襖,蓋在擔架上;最后一個兒子,送戰場”,這首歌里唱的,就是英雄的沂蒙山女人。他們把丈夫、兒子送上戰場,自己在后方支援前線。電影《沂蒙紅嫂俺的娘》是根據紀實文學《沂蒙母親王換于》改編的,它和電視劇《沂蒙》一樣,表現的也是沂蒙山人民擁軍支前,為保護八路軍的孩子舍棄親生的感人事跡。

    可見,在以往文藝創作中,以沂蒙女性為主要表現對象、反映沂蒙精神的作品很多,他們的感人事跡也早已家喻戶曉。沂蒙題材為讀者和觀眾所熟知,但民族歌劇《沂蒙山》卻不避其熟,并且在熟悉的老題材中寫出新意,展現了創作者獨特的藝術追求。


    民族歌劇《沂蒙山》

    二、別具一格的新篇章

    《沂蒙山》運用歌劇形式,對觀眾普遍熟悉的沂蒙題材進行創新性轉化,表現出形式新、角度新、人設新的特點。在海棠身上,除了代表了沂蒙山女人的勇敢和堅強,更用散點透視的方法,突出表現了沂蒙山人民在戰爭中的成長和蛻變。作品沒有忽視他們作為普通人的一面,對戰爭中的人性給予充分關注,這讓他們的行動動機更加合理,也讓作品更加感人。該劇根據音樂合理設置劇中人物,立足歌劇本體,吸收山東民歌和戲曲音樂元素,為每一個劇中人創作了符合人物身份、性格特征和劇情需要的核心唱段,具有濃郁的山東地域特色。

    (一)用山東特色音樂還原一個普通山村女子的成長歷程

    海棠是全劇的中心人物,她是一個普通的山村女孩,原本就想平平常常地過日子,但是戰爭讓她發生了改變,她以恩報恩之心報答八路軍,卻為此犧牲了自己所有的親人。海棠的成長線路清晰,作品借助于不同場景下音樂的獨特感染力,塑造了海棠生動飽滿的人物形象,還原了一個普通山村女子在戰爭中的成長歷程。它沒有把海棠塑造成一個鐵骨錚錚的女英雄形象,這讓人物更加真實,也更加富有人性。

    音樂是歌劇的靈魂,歌劇以音樂塑造人物,敘述故事。音樂語言具有抽象性和完整性,具體到每一個人物身上,音樂既要塑造人物形象,又對表現人物的心理變化、周圍環境起重要的襯托作用。海棠生長在沂蒙山區,從小沒有父母,在苦水中泡大,成就了她獨立自強、干練豪爽的性格。歌劇開場就是海棠和林生的婚禮,海棠甫一露面,就表現出不同于一般女孩子的潑辣和干練,此時的音樂帶有強烈的勇敢和不懼的色彩?!凹t蓋頭,掀起來,含苞的海棠自己開。過門子,嫁過來,上轎嫁衣自己裁。山海棠,梗兒深,不怕風雨日頭曬。大喜的日子克大災,生死由咱來安排?!边@段《婚禮歌》吸收了山東民歌《趕牛山》的音樂元素,歡快喜悅,瞬間為觀眾呈現了一個潑辣干練的山東妹子的形象。她沒有一般女孩子出嫁時的羞羞答答,也沒有等新郎來掀蓋頭,而是自己給自己掀蓋頭。面對敵人的入侵,她鎮定地指揮鄉親們作戰,不懼強敵,不懼艱險,此時唱詞簡短有力,音樂慷慨激昂:“地瓜干酒,埋土中,一埋埋了十八冬。閑人拿來無用處,女兒出嫁才啟封。封得蒙山情意重,啟開沂水酒香濃。今天拿來派用場,喝干殺退鬼子兵?!?/span>

    作品沒有回避海棠因為懷孕不想送丈夫參軍的事實,這讓海棠的形象更加生動真實。海棠擔心孩子沒出生就失去爹,她反對丈夫參軍,但在林生的堅持和舅舅孫九龍的勸說下,海棠答應了。臨行,她給丈夫做了一雙布鞋,伴隨著強烈的抒情性音樂,二人在對唱中表達了彼此的牽掛和難分難舍的情意。作品也不回避硝煙炮火中恩愛夫妻的互相思念和夢中的甜言蜜語,這讓沂蒙精神在殘酷的戰爭中更加突顯了人性。推著小車送軍糧,臨產前的海棠在路上小憩時夢到丈夫林生與自己隔空對話。音樂舒緩抒情,表達了夫妻別離的思念和掛牽?!皬纳嚼?,到山外,層層疊疊隔云海。從芳草綠,望到雪花白。風吹過來,云飄過來,多想回到從前兒時兩小無猜。風撫摸臉,云攬在懷,只要路在腳下,哪怕山高山矮。那干插花的影子,那海棠花的樣子,那炊煙升起的日子,那村頭的老碾子。那望不盡的青山,就像朵朵彩云鋪開。那訴不盡的深情,就像白雪皚皚。飄啊飄,飄啊飄,從茫茫山谷,飄進暖暖心懷?!弊肿质菒?,情動天地,感人淚下,這真是人世間最真切最甜蜜的情書!


    民族歌劇《沂蒙山》

    作品沒有把海棠塑造成大義凜然寧舍親生的英雄母親,她更是一個想要同時保護兩個孩子卻又無能為力的普通母親。為了保護八路軍的女兒小沂蒙,她讓兒子小山子跑著把敵人引開。小山子中槍倒下了,海棠的心碎了。母親替幼小的孩子選擇了死亡,這是不公平的,但是在那樣的戰爭年代,這也是一個知恩圖報的山村母親唯一的選擇。失去兒子的海棠,內心充滿了痛苦和自責,此時的音樂,悲壯中夾雜著一個母親的哀傷和絕望。在那樣的年代,活下去,需要比死更大的勇氣。這個普通的山里女子為了抗戰,為了保護子弟兵,她犧牲了自己所有的親人。此時,在觀眾心里,海棠的形象一步步走向豐滿,她是千千萬萬沂蒙山女子中的一員,她的成長歷程,也正是抗戰時期沂蒙山人民的成長歷程。

    (二)用合理的人物設置展現戰爭年代的不屈精神

    民族歌劇《沂蒙山》設置了相互襯托的成對人物,海棠(女高音聲部)和林生(男高音聲部),夏荷(女中音聲部)和趙團長(男中音聲部),海棠和夏荷,趙團長和孫九龍(男高音聲部),角色設置合理,聲部布局平衡,獨唱、合唱和重唱以及樂隊間奏等其他音樂成分都形成有機的組成部分,使整個作品的音樂既具有抒情性,又具有戲劇性和超強的感染力。作品根據音樂設置了5個主要人物,分別代表了沂蒙山涯子山村民和八路軍,全景式表現了在那場抗日救亡戰爭中凝聚起來的沂蒙精神。該劇既不追求宏大敘事,也不進行政治說教,它聚焦于沂蒙山的普通百姓,表現他們在炮火中的洗禮,弘揚他們和八路軍的深情,歌頌他們為保護子弟兵做出的巨大犧牲,讓觀眾在觀看過程中被沂蒙山人民的樂觀主義精神所鼓舞,被其浪漫主義精神所感動,同時又被其英雄主義精神所激勵。

    1.艱苦歲月中的樂觀主義精神。誰都向往和平美好的生活,但是生逢戰爭年代,沂蒙山人民依然能夠堅強樂觀地面對。海棠和林生的婚禮,遇上了鬼子兵的掃蕩,他們沒有驚慌失措,“唱著喜歌上戰場,敢拉閻王當伴郎”,使全劇從一開始就鋪墊了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

    戰斗間隙,他們唱歌跳舞扭秧歌,一掃戰時的凄涼和緊張,也為作品增添了輕松活潑的氣氛。鄉親們不為隨時可能到來的戰斗而愁眉苦臉,他們和八路軍一樣,“又學習來又戰斗,課堂就在大路上,桌子就在戲臺上”。為了掩護留守在后方的傷員,他們躲進大山的山洞里,鄉親們自己吃野菜,把僅有的一點兒糧食留給八路軍。海棠和九龍叔為傷員們做飯,“敵人找咱難上難,趁著夜色點炊煙”。海棠帶領鄉親們給前線送軍糧,一邊推車,一邊唱歌,“紅棗甜,煎餅香,推著小車送軍糧。送彈藥,補給養,擁軍隊伍支前忙?!彼麄冇眠@種方式報答子弟兵的恩情,能為子弟兵服務,他們內心充滿了快樂。

    2.炮火硝煙中的浪漫主義精神。海棠和林生的婚禮,大喜遇上大災,他們一邊打炮,一邊拜堂,“頭炮拜天地,二炮拜高堂,三炮夫妻入洞房”。這樣特別的婚禮本身是悲壯的,但是當一對年輕人心底充滿了大無畏的樂觀主義精神,它在舞臺呈現上也就帶有了浪漫主義的意味。

    因為戰爭需要,林生必須去參軍。一段二重唱充滿著濃濃愛戀和詩情畫意,縈繞在觀眾耳邊:“等著我,親愛的人,等著我,不變的心,聽你聽我,彼此呼喚,一生有情有夢”,音樂旋律優美,簡單明快,朗朗上口,二人深情呼喚,反復吟詠,觀眾被瞬間抓住,在內心里一起伴唱,與臺上的有情人形成呼應。

    一個在前線,一個在后方,海棠和林生的夢中相會溫馨而又浪漫。此時,那首熟悉的主題唱段再次響起,在這個美好的夢境里,沒有殘酷的戰爭,只有一對相互思念的夫妻在深情呼喚,抒發離別情意。此時,劇情被暫時懸置,觀眾被一片暖暖的溫情包圍著,只有情人在訴說,只有音樂在流動。

    這個貫穿全劇的主題唱段第3次響起,是4年后的海棠眼望著一雙小兒女,期盼著丈夫歸來。此時這首二重唱變成了一人獨唱,海棠用心聲述說著思念的點點滴滴。前面兩次唱,一次是送別,一次是夢中,都是海棠和林生的二重唱,此時成為獨唱,已經寓意了林生的犧牲。此刻,看似浪漫的場景里包含了多么悲壯的結局。

    3.樸實無言的英雄主義精神。該劇突顯了沂蒙山人民的樸實信念,那就是以恩報恩,以仇報仇。對待八路軍,他們是“感謝親人子弟兵,神兵天將救我們;感謝親人子弟兵,以命換命打沖鋒;感謝親人子弟兵,以情還情還不清”;對于入侵的鬼子兵,他們是“頭炮炸,二炮響,一炮更比一炮強”,“寧做槍下鬼,不做亡國魂。一命換一命,不愧蒙山人”。

    林生的英雄形象不僅表現在他義無反顧地參軍去前線,還表現在他對妻子、對未出世的孩子的深深愛戀。在鬼子掃蕩根據地的生死關頭,他引開敵人,與敵人同歸于盡。如果說林生代表了從村民到軍人的成長和蛻變,孫九龍和趙團長,則一個是前線的英雄,一個是根據地的英雄,在他們的二重唱里,表現的是軍民魚水的深情厚誼,更是男子漢的鐵骨錚錚?!耙恢Z許下千金重,出口落地砸成坑。起誓不用對天地,只說一句俺保證。同生同死一家人,隨時能拿命換命?!睂O九龍兌現了承諾,當鬼子兵來搜查八路軍傷員時,他和鄉親們義無反顧地替八路軍赴死。沂蒙山的男人,把生命留給了子弟兵。他對于故土、對于親人的無限留戀和俠骨柔情,在臨死前一段詠嘆調里得到了酣暢淋漓的表達,托起了孫九龍為代表的根據地人民的光輝形象?!霸倏匆谎塾H人,讓我記住你的模樣。再看一眼親人,在這留下我的目光”,不懼死卻不意味著不留戀生,相反,對生的留戀,更烘托了沂蒙山人民為子弟兵獻出生命的決心和可貴。

    作品結尾,最后一首詠嘆調《沂蒙山,永遠的爹娘》,大氣磅礴,慷慨激昂,感人肺腑,情深意長。從形式上,它是對本劇的總結和概括;從內容上,它又是對所有以沂蒙精神為題材的作品的提煉和升華?!拔∥∶缮礁?,青青沂水長,我們都是你的兒女,你是永遠的爹娘”,它融合了《沂蒙山小調》親切而又熟悉的旋律,全體觀眾被深深感染,臺上臺下齊聲同唱,將全劇推向高潮,致敬所有付出了巨大犧牲的沂蒙山人民。民族歌劇《沂蒙山》選取老題材,創作新篇章,通過養眼、悅耳的藝術呈現,使觀眾在感動中得到精神啟迪和升華,從而實現了藝術養心、文化化人。(作者單位:山東藝術學院)

     

    地址鏈接: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4339037557452960950&item_id=4339037557452960950&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關注微信公眾號
      關注新浪微博
    版權所有:山東藝術學院 魯ICP備05002378號
    長清校區地址:濟南市長清區大學科技園紫薇路6000號
    郵編:250300
    文東校區地址:濟南市歷下區文化東路91號
    郵編:250014

    福利彩